恐怖故事:最幹凈的眼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  • 来源:福利成年人性生活做爱影院爽爽黄色_福利大片视频在线观看_福利国产美女在线视频

【始】

    很多人都說,嬰兒可以看到些奇怪的東西,隻是它們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寶寶怪異的行為終於達到瞭頂峰。八點半時,她餓醒過來,瞪著圓溜溜的眼睛到處找奶吃。

    我在書房裡忙著整理公司的賬務,母親在房間裡聽著評書,隻有妻子一個人在嬰兒房裡。過瞭沒多久,我聽見一聲聲嘶力竭般的嚎哭。

    那哭聲像要刺透人的心臟,從樓上的嬰兒房急速躥出,沿著墻縫俯沖下來,迅速擴散到整個傢裡。

    當我跌跌撞撞跑上樓,推開嬰兒房的門時,母親正抱著寶寶不停地哄,妻子站在角落裡渾身顫抖。寶寶還在哭,兩隻小手握得緊緊的,用盡全身力氣嚎啕著,像要泣血一樣。

    我以前從來沒有聽她這樣哭過,我也從來沒有聽到任何小孩這樣哭過。

    妻子回過頭看著我。房間被燈照得通明,沒有留下任何死角。在這樣的光明中,我清清楚楚地看到瞭她眼裡的恐懼。

    “她——不肯吃我的奶,也不讓我靠近,一抱她就哭。”我上前一步,妻子向我走過來。我扶住她的肩,帶她出去。就在她踏出房間的那一瞬,寶寶的哭聲在門內戛然而止。刺耳的風聲也止住瞭,電流發出的滋滋聲也止住瞭,周圍一片寂靜,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    妻子的腳步頓瞭頓,抬眼看瞭看我,轉頭又進瞭房間。我來不及阻止,隻能跟著她跑回去。母親抱著寶寶在哄,寶寶笑得正開心,轉眼看見妻子,頓瞭頓,突然又大聲啼哭起來,聲音比剛才還要慘,還要兇惡,還要用力,就好像不認識妻子一樣。

    哭瞭一會兒,母親驚呼起來,寶寶的皮膚竟開始泛紅,一點點起瞭小疙瘩。母親嚇壞瞭,摟她在懷裡輕輕地拍著,我站在門口看著寶寶,越看就越覺得心裡一陣陣發毛。我不知道她剛才到底是在害怕妻子,還是害怕別的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妻子愣愣地看著她好一會兒,忽然埋頭沖瞭出去,跑下樓梯。我呆立在漆黑的走廊裡,隨著她的遠去,寶寶的哭聲又止住瞭。

    我站在門外,撩起眼皮盯著一直摟著寶寶低聲哄著的母親。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,我覺得她側瞭側頭,眼神若有似無地飄過來,像是在提醒我那些她跟我說過的事情。

【一、命格】

    最近寶寶的行為變得有些奇怪。頭先我也沒有過多地放在心上,隻覺得帶小孩這種事情交給女人來做就好。

    其實剛開始時,她隻是偶爾不肯給妻子抱,也不喜歡吃妻子喂的奶。我以為隻是小孩跟著奶奶住久瞭,認生而已。我工作繁忙,早出晚歸,妻子剛生完孩子,月子期間需要靜養,母親就自告奮勇接下瞭照顧她和寶寶的擔子,讓我們一起搬到瞭她在鄉下的房子裡。

    禮拜一我很晚才下班回來,傢裡靜悄悄的,沒開燈。我躡手躡腳進瞭屋,經過客廳,正準備上樓,忽然身後幽幽地傳來母親的聲音:“我有事要跟你談。”

    我被她嚇得幾乎喊出聲,差點絆倒在樓梯旁。母親一把拽住我的胳膊,她的力氣很大,發著抖,像出瞭什麼大事一樣。

    我回過神來,連忙扶住她。她的眼睛在黑夜裡亮著,幽幽的,近距離地盯著我。

 “媽,你別一驚一乍的行不?嚇死人瞭。”

    “別說那麼多,你跟我過來。”

    我被母親不由分說拉進瞭一樓的書房裡。她謹慎地鎖上門,隻開瞭臺燈,拽著我坐過去,神色異常嚴肅,近乎緊張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麼瞭?”

    “你老婆有古怪。”她斟酌字句,微微沉吟瞭一會兒,接著開口,“我懷疑寶寶在她身上看到瞭不幹凈的東西。”“哎喲我的天,媽你又瞎扯什麼!”

    聽完之後,我繃緊的神經瞬間松懈下來,有些無趣地打瞭個哈欠,伸手揉瞭揉眼睛。

    母親不喜歡妻子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瞭。早在我決定和妻子結婚時,她就提出過反對意見,雖然態度並沒有多激烈,但自從妻子嫁給我之後,她便極少來傢裡,來瞭也不過多停留,總是當天就吵著要回去。

    而她討厭妻子的理由也讓人有點匪夷所思。我第一次把還是女朋友的妻子帶回傢時,母親要瞭她的生辰八字,找相識的師傅算瞭一卦。結果卦象上說,妻子和我命格相沖,如果非要在一起,會給我招來禍事。

    我當然不相信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,母親自己也覺得這理由拿來反對我的婚事有點站不住腳。所以她盡管心裡不舒服,抓著點芝麻綠豆的事情就大做文章,平常和妻子還算是相安無事。我已經習慣瞭她把各種意外都歸結於命格,對她的話也不大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瞎說!我告訴你,我今天給寶寶洗澡的時候,在她身上發現瞭一些痕跡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痕跡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種磕絆之後留下來的青紫瘀傷。”

    “啊?寶寶不小心碰著的吧,和安安有什麼關系?”

    安安是妻子的小名,現在隻有我一個人會這麼叫她瞭。

    “我剛開始也這樣覺得,可後來一想,我也就是買菜或者偶爾有事不在傢裡,你老婆是一直在的,按理說寶寶還不會爬,一直睡在嬰兒床裡,哪有機會自己磕著自己?退一萬步說,真是我們不小心弄傷瞭她,那也不大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裡不正常瞭?”

    “她怕你老婆,挺明顯的。你說哪有小孩會怕自己媽媽的?你老婆一接近她,她就哭就鬧,也不大願意吃她的奶。兒子,你別怪我迷信,有的東西該信還得信,我這心裡總是不踏實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