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娃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  • 来源:福利成年人性生活做爱影院爽爽黄色_福利大片视频在线观看_福利国产美女在线视频

  富二代張瀟的婚禮豪華奢侈,妻子蘇米小傢碧玉,雖然不是什麼富二代,但也是書香門第,他們的婚姻張瀟傢本來是不同意,但是拗不過兒子張瀟就是喜歡蘇米,喜歡的不得瞭,喜歡到不擇手段地得到。

  蘇米嫁給張瀟並不快樂,因為她有深愛著的男人,結婚前一夜,她把自己的童貞交給瞭自己心愛的男人,為她的初戀畫瞭一個傷感的句號。

  新婚之夜,張瀟溫柔地把她摟在懷裡,迫不及待地進入她的身體,沒有任何阻擋,他失望地趴在她身上問:“為什麼?”

   “什麼?”蘇米心不在焉地問。

   “為什麼你不是處女?”張瀟暴怒的大吼。

   “有什麼關系,難道你是處男?”蘇米推開他坐起來,點燃瞭一支煙,優雅地吸瞭一口。動作熟絡的讓張瀟抓狂,心目中的女神一下子變成瞭娼婦,他的心裡怎麼能受得瞭,狠狠地甩瞭蘇米一巴掌,走瞭,再也沒回他們的新房。

  半年後,張瀟回來瞭,當他看見蘇米微鼓的腹部時嚇瞭一大跳,臉色霎時間變得鐵青,大罵道:“臭娘們,你敢給我帶綠帽子?”

  蘇米摸著腹部淡淡地說:“是的!我給你帶瞭,現在你可以放開我瞭吧?”

   “放瞭你?休想。”張瀟的眼睛陰狠掃過她的腹部。

  蘇米感覺渾身一震,一種不祥的預感隨即而生。她突然雙膝一軟跪在瞭他面前哀求:“張瀟,你放瞭我吧!你知道我並不愛你,嫁給你是迫不得已的,現在我已經有瞭別人的孩子,再不是你心中那個聖潔的女神,你還要我幹什麼?你就把我當成垃圾,遠遠地扔掉好嗎?

   “好!”張瀟像是被感動瞭,摸著她的秀發柔聲說:“最後陪我吃頓飯吧!我會放你走的。”

  蘇米感激地看瞭他一眼,她做夢都沒想到竟然這麼容易就得到瞭他的同意,那晚她親自下廚,做瞭幾道拿手的菜,他開瞭一瓶紅酒。

  她愣住瞭,小心地說:“我……我現在不能喝酒。”

   “喝一點點。”說著他微笑著拿過杯子,果然隻有一點點,她雖然不願,但還是喝瞭下去,放下酒杯後,突然發現他笑得那麼陰險恐怖,然後蘇米感覺到瞭一陣強烈的腹痛,痛得她摔倒在地,滿地打滾,她求助地抓住他的褲腳,他用力一扯,拽出瞭自己的腿,笑著走瞭。

  那晚張瀟的新房突然火起,大火燒瞭整整一天一夜,張瀟哭得失去活來,他哭自己心愛的妻子,哭自己沒出世的孩子,在場的人都被他的哭聲感動瞭,誰會想到,這場火就是他發放的。

  時間過得飛快,第二年的春天,張瀟又結婚瞭,妻子名叫萬靈,是個漂亮高挑的模特。婚後,妻子辭去工作,做起瞭全職太太,對他百依百順。倆人的日子過得是比蜜還要甜。隻是萬靈有個特別奇怪的癖好——晚上睡覺時喜歡抱著一個娃娃。張瀟對此十分不滿,最主要的是哪個娃娃太嚇人,有點像鬼娃新娘裡的恐怖娃娃,他很不喜歡。所以他讓妻子把娃娃扔瞭,妻子卻說瞭一句無情的話:“我就是把你扔瞭都不能扔瞭它。”

  張瀟氣得臉一沉:“信不信我今晚上就把你這娃娃燒瞭。”萬小靈聽瞭笑臉一暗,委委屈屈地說:

   “老公,這娃娃是我媽媽留給我的遺物,這麼多年就像媽媽一樣陪在我身邊,我怎麼能把它扔掉?”

   “哦!原來是這樣呀!”張瀟的心裡一陣心疼,憐愛地把她抱在懷裡,從此再也沒有提把娃娃扔掉這一事。

  一天晚上,張瀟突然醒瞭,毫無征兆地睜開眼睛,黑暗中他發現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,一開始他還以為是妻子,被他驚醒瞭,可是看瞭看覺得不對勁,用手指碰瞭碰那東西,那東西突然咯咯笑著:“哎呀,撓到我的癢癢瞭。”張瀟被嚇瞭一大跳,啪一下拉開瞭燈,他低頭一看,嚇得差點暈過去。老婆的娃娃躺在他身邊,張著血紅的嘴巴,笑瞇瞇地望著張瀟。

   “鬼!有鬼!”張瀟嚇得屁滾尿流地跳下床,突然撞在一垛肉墻上。抬頭猛然看見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,頭發中露出一隻猩紅的眼睛,死死地盯著他。

   “哎呀,我的媽呀!”張瀟嚇得癱倒在瞭地上。這時,隻見那女子用手捋開眼前的長發。驚訝地問:“老公,你怎麼瞭?”

  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張瀟磕巴瞭半天才說:“你嚇死我瞭,大半夜的弄得跟貞子似的。

  萬靈聽瞭“咯咯咯”地笑瞭起來:“老公,你這麼膽小呀?”

   “哼!還說我膽小,你瞧瞧你把那娃娃放在床上,多嚇人。”

   “娃娃在床上?”

   “嗯!”張瀟埋怨地看瞭她一眼,這一眼不要緊,他隻覺得頭皮發麻,仿佛迎面起瞭一陣陰風,娃娃……娃娃被妻子抱在懷裡,那麼他看見瞭什麼,他快速地回頭看瞭一眼床上,床上除瞭兩個枕頭,什麼也沒有,可是張瀟已經嚇得面如土色瞭。

   “老公,你是不是做惡夢瞭?”萬靈扶起他走到床上,他抹著汗看瞭一眼老婆懷裡的娃娃,怎麼也睡不著,瞪著眼睛到天亮。

  次日,張瀟出差瞭,其實他可以不去,但他想離開一陣,不知道是昨晚被嚇壞瞭還是什麼反正他對回傢生出瞭恐懼。

  這一次出差他整整去瞭一個月,回來後妻子哭著撲在他懷裡,讓他感到一陣內疚。

   “寶貝別哭,我回來瞭。”

   “誰讓你一走就是一個月,嗚嗚……我還以為你不要我瞭。”萬靈哭得悲切,張瀟很自責,他深深地吻住瞭她妻子的唇,倆人滾到瞭床上,突然張瀟覺得身下一軟,似乎是壓到瞭什麼東西。

   “哎呀,你壓住我瞭。”一個古怪的聲音傳到瞭張瀟耳裡,他推開妻子,向床上一看,隻見一個血紅的嬰兒像是被壓扁瞭一樣,粘在床單上,而他的雙手全身都占滿瞭,張瀟驚恐地瞪大瞭眼睛,回頭想拉著萬靈,可他猛然看見身後站著一個滿臉是血,長發披散的女人。

   “蘇米……”張瀟驚恐地大叫。

   “是呀!是我。”蘇米笑著,嘴裡、眼裡,正汩汩地留著一行行血水,突然她的身子著起瞭大火,一下子撲向瞭張瀟上,張瀟猛然躲開,正想奪門而逃時,突然感覺背部一沉,他伸手一抓,摸到瞭一個軟綿綿的東西,他好奇地拽過來一看,一個渾身是血的嬰兒正沖著他怪笑,然後一口咬住瞭他的脖子……

  張瀟的別墅又一次起火瞭,這一次大火同樣燒瞭一天一夜,燒死瞭張瀟和他的新婚妻子。